永和二年

永和二年

曾繁弱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20-06-04 00:09:47

在线阅读

《永和二年》为曾繁弱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几天后,收到江凌燕的帖子说请她一起去马场骑马,沈嘉柔觉得简直是打瞌睡有人送了个枕头,前几天才磨着陆夫人给她做了套宝蓝的骑装,式样

《永和二年》免费试读

几天后,收到江凌燕的帖子说请她一起去马场骑马,沈嘉柔觉得简直是打瞌睡有人送了个枕头,前几天才磨着陆夫人给她做了套宝蓝的骑装,式样是男式的,要不是侯爷撑腰,陆夫人是无论如何不肯的。沈嘉柔对自己的突发奇想很是得意,衣服做好悄悄试穿了下,揽镜自照就像个俊俏的小郎君,她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马上出去招摇,陆夫人却看得很紧,不肯答应。

看着公主的帖子,陆夫人只好多派人手陪着,让柳嫲嫲、青芷和家里的管事带着人陪着出门,

四月天气,春阳艳艳,沈嘉柔恨不得直接骑马出门,柳嫲嫲却不依,硬是按着她在车里坐着。

江凌燕约的是皇家马场,到了地方,听了通报,守卫却说公主吩咐过了,因她有事要耽搁,让沈嘉柔只管进去先跑马,她晚点再过来。

依着柳嫲嫲的意思,索性在门口等一等,沈嘉柔却觉得无妨,让青芷陪着,骑了雪媚娘一溜烟跑了个不见踪影。

正是草长莺飞的好时候,皇家跑马场又比别处更开阔,沈嘉柔一会儿就几个来回,额头微微出了一层薄汗,这时候草丛里突然窜出一只红褐色的小动物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松鼠,红色的小松鼠。”沈嘉柔对着青芷大喊,那小东西先是立起身子看看沈嘉柔,一转身又隐身在草丛里不见了,沈嘉柔策马跑过去,只看到一个红色影子快速的奔到墙边一扇半开的小门不见了,沈嘉柔拍马追过去,原来小门之后是另一片马场,一棵大树边上,两匹黑色的大马正在悠闲的吃草,那只小松鼠站在离马不远的地方,正在看着她,似乎是看她有没有追过来,沈嘉柔在快到它近处跳下马来,轻手轻脚地走过去,那小东西却是一下子跳起来,窜到了树后,沈嘉柔不假思索的追过去,却险些撞到一个人,她吓坏了,才发现树后有两个男子,都是骑装,一个宝蓝色,一个黑色。两人居然两手相握,态度很是暧昧,对着这个突然闯过来的人冷眼相对,她刚才就是差点撞到那个黑衣人,沈嘉柔尴尬的要命,行了个礼,低着头只道失礼了,对不住,慢慢往后退,这时候才发现那个捣蛋的小东西,正蹲在那个黑色骑服的人脚边,吱吱叫着,黑眼睛咕噜噜地望着那男子,似乎在告状。

黑衣男子冷哼一声:“哪里来的野小子,居然在皇家马场撒野,还敢欺负我的宠物?”

沈嘉柔又施了个礼,解释道:“我把它错认成了松鼠,不想是您养的宠物,莽撞了。”

那男子冷笑一声,还待说什么,身后有银铃似的笑声,一个女子的声音:“皇兄,这位是我请的客人,不要怪罪了。”

沈嘉柔回头,江凌燕穿了一身火红的骑装,更衬得面若桃花,她走过来对那男子福了福,拉着沈嘉柔就要走。

“回来——”那黑衣男子懒洋洋地叫住她,“你青天白日的带着个陌生男子来马场也不怕父皇知道了怪罪?”

江凌燕一愣,再看看沈嘉柔的打扮哈哈大笑:“皇兄,这是博安候的女儿,今天做了男装,你居然没看出她是女子?可是走眼了。”笑够了,她拉过沈嘉柔来,

“我来引见下,这是我大皇兄江济宇,这是沈嘉柔。”

沈嘉柔只好端端正正地行了福礼,心里暗叫倒霉,才扮了一会儿男人就被戳穿了。

见完礼,趁着江济宇沉吟不语的时候,沈嘉柔悄悄打量宁郡王江济宇,心里暗暗赞叹,看江凌燕也猜得出她的兄长必定容貌出众,他长得分外好看,眉目如画,只是有点太阴柔,肤若凝脂,徐承玉是如同玉色的润白,他却是毫无血色的白色,带着几分清冷,眼梢上挑,尖下巴,沈嘉柔想他若是做女装也该是个极标致的女子,不过比不上我的承玉哥哥,沈嘉柔想起徐承玉,他永远是温润如玉的样子,看了就想让人亲近。

江济宇沉默了半天,才淡淡地说“你们都去吧。”

江凌燕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拉着沈嘉柔告退。

说起前后缘由,沈嘉柔问起那只松鼠,江凌燕笑道:“那是我皇兄养的宠物,是苏大将军自西疆送来一只火狐,皇兄叫它阿欢,很是有灵性,所以皇兄跑马总带着它。它最乖了,和我一样不喜欢皇姐江凌素,看到她就怪叫。”

看着他们走远,江济宇才对身边的男子说:“这小丫头做男子装扮,又穿了和你一样的宝蓝的骑装,倒是和你有几分相像。”

那男子微笑:“可惜了,我该高攀认个兄弟,哦,不是,是认个妹子。”江济宇挑眉冷笑,“你若肯认,她才是高攀。”

天气渐渐炎热,沈嘉柔特别想念空调和冰淇淋,比起这两样,这房间里的冰盆差远了。突然想起妹妹早起喝的羊奶,有了羊奶可以自制奶酪呢,家里又有冰,冰奶酪也算冰淇淋吧。马上兴冲冲指挥着婆子丫头们准备,柳嫲嫲无比头大的看着沈嘉柔叫厨房的妈妈们丫头们在家里倒腾了一个下午,最后做出一份奶酪来,看着案上那一碗奶酪加冰,一大罐羊奶,最后只做出这么点,沈嘉柔都舍不得吃了,早知道这么费劲还是让安叔去买香引子算了。看了会儿,她用小调羹挖了一点点,嗯,糖放少了,不太甜,不过比起后世的冰激凌却是好吃太多了,估计因为这羊奶是有机的,无添加,材料纯正,好吃。一勺勺的居然吃完了。想起宫里的江凌燕,沈嘉柔准备再做一次,谢谢她上次带自己去骑马。索性请承玉哥哥一起吧,派海棠去告诉徐承玉,还请他约颐和公主一起后天到府上吃点心。

到了日子,江凌燕早早先到,一进门就娇憨地拉着沈嘉柔:“嘉柔姐姐,你最好了,什么都想得到人家。”沈嘉柔嘲笑她,“你呀,什么都是人家,人家是谁呀?”

江凌燕拿着把荷花宫扇遮了脸笑得花枝乱颤。

沈嘉柔看着她,想起以前读过得一句诗,走到书案前,在洒金花笺上写了下来——且相对青眼,共裁红烛,小语人家闲意态。

写完递给江凌燕,江凌燕轻声读了两遍,甚是喜欢,“姐姐,这句子真有意思,这花笺送我吧。”

沈嘉柔含笑点头。江凌燕拍手,看我居然忘记了,“若蝉,把我带给姐姐的宫扇拿来,太后赏的宫扇,我带了两把给姐姐,刚才只顾着说话居然忘记了。”

沈嘉柔伸出手指点点她,“这丫头,一点不肯吃亏的,若不是拿了我的花笺,扇子都不肯拿出来,估计吃完点心抹抹嘴就回去了,又省了一笔。”说得江凌燕笑弯了腰。

两个人正笑成一团,这时候有人报徐承玉到了,小丫头打起帘子,徐承玉穿着月白罗袍,手上握着折扇,这样热的天气,看着却是清凉无比,“你们讲什么笑话?我也来听听。”

看到江凌燕手里的花笺,拿过来看了看,“想不到小柔妹妹字写得这样好。前头我娘回去还夸妹妹给祖母抄的经书书法精妙,我还说不曾得见,今天见了,确是是好的。”

“承玉哥哥过奖了,和哥哥的字比差远了。”

入族学读书,沈嘉柔最开心的事就是可以不用再装睁眼瞎。前头祖母寿辰,沈嘉秀送了自己绣的荷包,沈嘉柔绣工不行,又知道老人家信佛,就抄了卷经书做寿礼,一众女眷凑趣夸了一回,说想不到10岁的女公子就能写得这样大气秀丽,哄得祖母开心了,还叫人特地赏了一幅翡翠耳环。沈嘉秀知道了,气得又是跺脚又是骂丫头的。

前世,苏玥有阵子总是晨跑到人民公园背书,反正好像每个城市都有一个这样的公园,有阵子有个老爷爷每天来打太极拳,打完了就拿出一支大毛笔蘸了水在石板地上写字,他的字真好看,婉丽飘逸,苏玥不知道这算什么体,欧体、柳体还是……反正就是很好看,有次居然看得忘记回家做早饭,等到发现跳扇子舞的大妈们都散了,才发现不对,拔脚拼命往回跑,也就是那次那位崔爷爷记住了她,下次她再去的时候,崔爷爷问她要不要一起写,苏玥愣了下,然后点头不迭。之后,只要不下雨下雪,苏玥就早早地在公园门口候着,为了挤出写字的时间,她每天又早起了半个小时。

跟着崔爷爷学字,学了一年多,直到高考结束到N市读书,等到读大学在校图书馆看到沈度的心经拓本,才知道崔爷爷教的居然是沈度的字,虽然当初他总是写经书的内容,苏玥觉得内容实在无趣。这一世却派上用场了。

江凌燕听了兴奋地瞪圆了眼睛,扯住沈嘉柔的袖子摇了几下,“嘉柔姐姐,再过两个月皇祖母寿辰,人家正在为送什么礼发愁呢,你替我也抄卷经书可好?人家重重谢你,你喜欢什么?新进的贡茶?还是宫缎?什么都可以。”

“公主做什么这么客气?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沈嘉柔拉着她的手,“我尽快写就是,只要公主不嫌弃。”

正说着,柳嫲嫲进来回准备好了。三个人到前厅落座,每人案前一个白瓷盅,丫头打开盖子,里面有两个圆球,一个红色一个绿色,盖子掀开来,居然冒着白色的热气,

沈嘉柔做了个请的手势,江凌燕用银匙挖了一小块先吹了吹才放在嘴里,立刻笑了,“我还道是热的,担心烫嘴呢,居然是冰的,红的微酸,绿的有茶香,真好吃。姐姐,这是什么?

”徐承玉也笑着等沈嘉柔回答。

“这是冰奶酪,我给它取名冰淇淋,红色的里面加了酸梅汁、绿色的加了茶粉。”

徐承玉鼓掌,“冰麒麟

 

永和二年

曾繁弱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永和二年》 免费阅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